10】漫步佛慧山【行走济南PK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19-04-14  浏览 次  

  开元寺遗址,大佛头,黄石崖石刻造像,佛慧山这一组文化景观,在济南名头很大。鸿儒与白丁,官员和布衣要是说不出个相关的一二三,就没大有底气说自己是济南人。我是这里的常客,隔些时日就要走一走,但不敢说相熟,山的深刻就在于,朴拙于外,内藏大千,这里岭那里峰,换换角度,就有不一样的面貌呈现。去年就闻听修葺开元寺遗址的消息,心不免一惊,不知是喜悲,还是祸福。真担心现代的所谓修缮,戴个保护遗迹的帽子就给毁了。

  前段时间我独自去了开元寺。从下部的石阶看,上山的这条踩踏千年的古道能留的全留了,有一条用立石砌垒的小径还被铁链围护起来,路边一棵茂盛的车梁木,形成了新的一景。开元寺建起了大门,遮了不少的嘈杂,本该安静的空灵地终于有了份宁馨。倾圮的大殿的屋基都规整了,四围山体上的石刻也都保持着旧时的样子,西边配殿的山墙还保留着,地面一改往日的凹凸不平,来游览的人不再深一脚浅一脚走动。

  开元寺的植物很有特色,四围有几十株粗壮的车梁木,一改庙宇皆松柏的惯例。车梁木坚韧,外表粗粝,是现实主义版本的材质,如归属文化当是儒家。院内新植暴马丁香数株,此树又称菩提。我在树前小立良久,未能身似菩提了,可能是性情懒惰,世俗红尘集垢太重,而又无心拂拭之故。车梁木与菩提照应,一实一空,一有一无,说不出的妙趣,PK10可谓匠心独运。东西还有两墩青檀,与古刹照应,这一笔应景,看不出半丝新作的痕迹,巴金先生说过“最高的艺术无技巧”。

  对开元寺修整的担心有些多余,如同收拾一间旧房,仅仅是做了件洒扫庭除,物件规整的事情而已。尊重自然,尊重历史,尊重历史河流中的废墟不是一句口号。圆明园若重建,吴哥窟如重修,古罗马的大角斗场如再恢复,那真的是相当于鞭尸,毁灭一次不够,连灵魂也再遭劫难。废墟之美,荒凉之美,这是自然最伟大的作品,一般的小手笔不会出这样的杰作。

  这一脉山是济南不可多得的神来手笔,当地人钟情于此实属情理之中。大自然天女散花般将黄石崖这一笔优美的线条留于西部,这里还有黄石公的遗迹,可能是怕佛家太空,刻意让道家作陪。也可能是大隐黄石公本就青睐于此,不等召唤就急急落脚。更早的舜翻过历山,在此耕耘,山脚下留舜田花海。山下居儒,半山飞佛,凌空见道,好一个儒释道的大集结。

  佛慧山下的开元寺用了藏和隐的笔法,而半山绝壁上的大佛头就是用了现和透,造寺的笔法也属上乘。从凌空飞架的千米画廊,过黄石崖,下清风台,拾级而上轻松就可至大佛头;自开元胜境入,经幽径山谷,至开元寺上行,到春风渡,再费些气力亦能抵达。无论走哪一路线,都可以从从容容地走,因为新修的路径四通八达,整个山脉络都活了。

  时下的节奏,无一人不疲惫,亲近自然,走进自然的人越来越多。佛慧山是可以放慢步伐的地方,不必要急着性子赶路,佛慧山也不需要吃力的攀爬,没有那么多的崖壁和崎岖,佛慧山是可以由着性子散步的山,缓下来就有了诗意。节奏一急促,所有的美景你会迅疾闪过,所有的念头和灵感也很难驻足你的灵魂。远看佛慧山有些平实,走进去才会见她的气象万千。有秀美的沟壑,也有雄浑的大褶皱,从开元寺西望,特别是在大佛头那个点看过去,那几个层次山石叠加,还都夸张地昂着头,像是神龟奔海的模样。羊头山很有雄姿,挺着坚挺的骨骼,像是昭示一种挺拔的人格,这羊绝非绵羊。每次看羊头山,我都生出深深的敬意。

  我喜欢佛慧山的冬天,当树叶渐渐凋零,佛慧山就瘦了下来。没有植被的遮蔽,我可以和山走得更近,很多被绿树繁花掩藏住的也裸露出来。静下来找一处无人的去处,可以是罗袁寺顶,也可以是羊头山巅,一个人独坐良久,几乎可倾听到大山有力的心跳。大诗人孔孚先生说,佛慧山藏有一颅的智慧,我天资愚钝,不知能得益于此吗?如能开悟方是大得。

热门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