称司马光为“司马牛”莫砺锋:苏东坡为何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19-04-02  浏览 次  

  北宋哲宗元祐元年(1086)七月初二,众大臣在朝中商议役法。宰相司马光主张废除王安石变法时确立的“免役法”,恢复从前的“差役法”。时任中书舍人的苏东坡认为免役法利弊参半,而且已经实施多年,只要革除其弊端即可,不一定要彻底废弃。司马光执意不听。东坡觉得司马光过于固执,散朝后气呼呼地回到家中,连声呼曰:“司马牛!司马牛!”司马牛本是孔子弟子之名,但是东坡此时并非用典,而是指责司马光脾气倔强,有如犟牛。此事的是非曲直究竟如何呢?

  司马光本是与东坡同进同退的政治盟友,也是识拔东坡的前辈大臣。早在熙宁二年(1069),司马光就推荐“文学富赡,晓达时务,劲直敢言”的东坡为谏官。两年后,司马光又上书神宗,自承“敢言不如苏轼”。东坡终生与司马光保持着亲密的关系,尤其是在旧党失势之时,两人互通声气,以节义互相勉励。

  可是,东坡反对新法,完全是出于公心。当新法正在势不可挡地推进时,他力挽狂澜坚决反对。但一旦时移世异,新法遭到全面废除时,东坡又挺身而出,呼吁保留其中的合理部分。元丰八年(1085),新党失势,司马光东山再起,就像当年王安石雷厉风行地推行新法一样,司马光也以同样的热情和效率废除新法,从本年七月罢保甲法始,至次年八月罢青苗法止,一年之内,新法被全部废除。东坡就在此时离开黄州贬所返回朝廷,并升任中书舍人。按理说久遭贬斥的东坡应该额手以庆了,可是他却力主对新法也要择善而从,反对司马光废除免役法。当年王安石的新政把差役法变为免役法,废除以前按户等轮流服役的劳役制度,改成由官府出钱募人充役,原来承担差役的人户则按等交钱,称为“免役钱”,就样做于公于私,都方便易行。但是免役法同时又规定,原来不承担差役的城市坊郭户、农村里特别穷苦的未成丁户、单丁户、女户以及官户、寺观等也要缴纳数量减免一半的“助役钱”,这就对社会上最穷苦的若干人户有所损害。长期担任地方官并曾贬居黄州四年多的东坡对此洞若观火,所以他认为“差役、免役各有利害”。既然如今免役法已经施行近二十年,吏民都已习惯,东坡就主张“尽去二弊而不变其法,则民悦而事易成”。可是司马光根本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。最后免役法还是被废除了,但东坡这种一心为公、不阿权贵的凛然风节则永垂史册。

  与东坡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蔡京。蔡京当时任职开封府,当他获悉司马光有意废除免役法时,便看准机会进行投机,竟在五日之间命令开封府属县的百姓千余人以充差役,以此证明差役法之可复,来向司马光献媚。司马光未察其奸,称赞蔡京说:“使人人奉法如京,何不可行之有?”司马光做梦也不会想到,八年之后支持新党恢复免役法最力的也是蔡京,而十六年后诬称司马光为“元祐奸党”之首恶,且亲自书写“元祐奸党碑”碑文的也正是蔡京!

  东坡与司马光的交谊建立在共同的政治信念的基础上,他们之间的争论堪谓君子之争,政见的分歧并未损害他们的友谊。就在二人争论免役法之后两个月,司马光病卒。东坡不胜悲痛,先作祭文曰:“呜呼,百世一人,千载一时!”又作行状,除了缕陈司马光的政治功绩外,特别表彰其崇高品行:“公忠信孝友,恭俭正直,出于天性。自少及老,语未尝妄,其好学如饥渴之嗜饮食,于财利纷华,如恶恶臭。诚心自然,天下信之。”又作神道碑,叙司马光东山再起的晚年事迹曰:“公来自西,一马二童。万人环之,如渴赴泉。……为政一年,疾病半之。功则多矣,百年之思。”三篇哀吊之文都对司马光的功绩、人品给予极高的评价。所谓“司马牛”者,不过是二人交往过程中转瞬即逝的一个小插曲而已。

热门更新